av无码在线日本天堂

當前位置:首頁>責任的凱迪>地球真相>正文

責任的凱迪

我們不知不覺已經開始向地球宣戰,現在到了我們該和地球講和的時候了

地球真相

阿爾·戈爾在2007年獲得諾貝爾和平獎時的演講

發布時間:2014-01-02 來源:網絡 點擊次數: 打印 作者:阿爾·戈爾 字號:

 

尊貴的國王陛下,尊貴各位殿下,尊敬的各位瑞典諾貝爾學會的各位會員們,諸位閣下,女士們、先生們,


      我来这里有一个目的,我已经为这个目的奋斗了许多年,我不断向上帝祈祷,祈求上帝能指引我找到一条实现它的道路。

      有的时候,在毫无预告的条件下,未来会叩响我们的房门,带来珍贵而让人痛苦的未来景象。119年前,一个富有的发明家在报纸上看到了自己的讣告。报纸错误的在发明家真正去世前的许多年刊登了发明家的讣告。错误的以为发明家已经离开人世,一份报纸对于发明家的生平惊醒了极为严厉的评价,极为不公的将这个发明家定义为:死亡商人,因为他发明了炸药。发明家被这指责所震动,他做出了一个极为重要的决定:为和平事业而不懈努力。

      七年后,阿尔弗雷德·诺贝尔以自己的名义设立许多奖项,其中就包括我现在获得的这个奖项。

      在七年前的12月11号,我也看到了自己的政治讣告,这份讣告是从一份对于我来说残酷和不公正的判决中读到的。这份判决是那么的为时过早。虽然这份不受欢迎的判决给我带来的痛苦,但也带来了弥足珍贵的收获:一个寻找全新的方式来实现我的目的的机会。出乎我的意料之外,这份对新方式的追求探索把我带到了这里。尽管我觉得现在可能词不达意,但是我祈祷我心中所想的,今天在场的所有人都能理解明白,大家都能不约而同的说这样一句话:“我们必须行动起来!”


      我们人类正在面临一场全球性的危机:一场威胁到全体人类文明的危机正在积聚力量。即使在我们相聚在这里讨论对策的时候,这个危险也正在积聚破坏的力量,让人感到不详的预兆。但是也有一个好消息,我们能够应对这场危机,避免其中最坏的结果,尽管不是全部的结果。只要我们能够大胆果断地采取迅速地行动。

      但是除了一小部分值得我们称道的例外情况之外,尽管这部分例外越来越多。绝大多数的世界领导人还是在哪里无动于衷,他们的行为用温斯顿·丘吉尔的话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丘吉尔的这句话本来是用来形容当时欧洲那些无视希特勒纳粹威胁的领导人的。“他们陷入了奇怪的自相矛盾之中,议而不决,决而不行,当断不断,不下定决心,漂浮不定,实力强大却那么软弱可欺。”

      所以今天我们将7千万吨温室气体排放到大气层之中,这一层包裹地球的薄薄的大气层被我们当成了公共下水道。明天我们会排放比现在更多的温室气体到大气层中,温室集体在大气中越聚越大,截留了越来越多的太阳光中的能量。

      因此现在地球正在发烧,发烧的温度还在越来越高。科学家们已经告诉我们这不是一个已经过去的苦难,可以自行痊愈,我们考虑再三,向许多人寻求意见却不做决定。不断重复的结论,给我们不断的警告,一些根本性的东西错了:我们就是这个错误,我们必须自己改正这个错误。

      去年九月21号,当北半球离太阳越来越远的时候,科学家以前所未有的沮丧对我们报告说,北极冰盖正在“悬崖跌落的速度迅速减少”,曾经有一个研究表明北极的冰盖将在22年之内完全的消失,另外一个新的研究,本周晚些时候将由美国海军的研究人员向社会公布,警告我们说北极冰盖可能在七年之中完全消失,从现在开始的七年之后。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越来越多的证据已经向我们证明,地球已经越来越反常。由于持续的干旱和不断融化的冰川,南北美洲的城市和亚洲与澳洲的都市已经接近处于断水的状态。绝望的农民失去了他们的生计,居住在北极冰原上的人们和居住在低洼的太平洋岛屿上的居民正在计划撤离,离开他们长久生活的家园。史无前例的火灾迫使一个国家接近五十万的人口被迫撤离家园,造成另一个国家陷入紧急状态,差点使整个国家陷入动荡。气候难民被迫移民到其他地区,那里已经有属于不同文化,宗教和传统的人口居住,这样增加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太平洋上的台风和大西洋上的飓风威力越来越大,威胁到城市的安全。居住在南美洲,墨西哥和非洲十八个国家的,数以百万记得人口因为暴风雨不得不流离失所。极端的温度不断刷新纪录,越来越多的人口因此而丧命。我们现在正在肆无忌惮的焚烧和开垦我们的森林,使越来越多的物种灭绝,人类所赖以生存的生物链被我们肆意破坏。


      我们从来没有希望造成这种破坏性的结果,就像当初阿里弗莱德·诺贝尔发明炸药的时候不希望炸药被用于战争一样。他原本希望自己的发明可以促进人类文明进步。我们也怀着同样高尚的目的,开始消耗大量的煤炭,石油和天然气。

      但是和其他的污染物质不一样的是,CO2无色无味,也无法目测。这些都是我们很容易的无视和回避它的危害性和对我们气候的破坏性。更重要的是,我们现在面临的危机是前所未有,我们常常把前所未有和没有可能混为一谈。

      我们同样发现,为了应对这场危机所需要采取的大规模行动超出我们的想象。当重要的事实真相让人十分难以接受和面对的时候,整个社会至少可以在一段时间内回避这个问题。但是正如George Orwell提醒我们的:“早晚有一天,那些和现实相违背的错误思想,会在战场上(不攻自破)”

      事实上,在毫不知情的条件下,我们正在和地球进行着一场战争,人类和地球的关系被锁定在一个僵局中,就像很多战略家所熟悉的名词那样:“相互确保毁灭”。


      二十多年前,科学家计算得出,核战争会将大量的灰尘和烟雾投射到大气之中,这样会将做为生命之源的阳光隔绝,造成“核冬天”。他们的结论是那么的雄辩和无可反驳,推动了全球抑制核军备竞赛的决心,就在奥斯陆这里。

      现在科学家警告我们,如果人类不迅速减少大气中的温室气体污染的排放,温室气体会积聚越来越多的热量,这些热量本来应该被反射出大气层之外,我们极有可能会造成一个永久的“碳夏天”。

      我们必须迅速的动员起来,以之前国家动员起来应对的战争的那种紧迫感和决心动员起来。这些应对战争的全民总动员取得了成功,这是因为他们的领导人在最危急的时刻,面对一场旷日持久而又关乎生死的挑战,释放出来的蓬勃的斗志和勇气,满怀希望和胸有成竹的豪言壮语。

      这些都不是保证,保证这个危险不是真实的或者并不严重,这样的保证会让我们麻痹和产生错误的幻想。也不是这个危险会影响别人而不会影响我们的保证,也不是即使遇到了超乎寻常的危险,普通人的生活也还是可以继续下去的保证,更不是上帝可以做到我们自己所力不能及的事情的保证,这一切都是错误的。

      不,它们是要求我们去保护我们的共同命运的召唤,是对所有人类的勇气、慷慨和力量的召唤,召唤所有做好准备,一旦有需要,就会为应对共同危险而努力的人类,不分阶级和其他情况。在战争时代,我们的敌人错误的以为自由的人民不能团结起来应对挑战,他们犯了这个致命的错误,最终失败。

      现在全球变暖的气候危机已经是铁板钉钉的,日益严重的,迫在眉睫的同时又是影响广泛的。再一次,现在是最危急的时刻。无视这个挑战的后果将是极为严重而且是愈演愈烈的,在某种程度上,后果将是不可持续和不可逆转的。现在我们还有能力来选择我们的命运,现在剩下的问题只有一个:“我们有没有应对危机而采取及时采取行动,不懈努力的决心呢,还是我们是不是将继续被一个致命的错觉而迷惑?”


      有一句来自非洲的谚语说:“同行行远,独行行速”,我们既要行远也要行速。

      当我们为了一个显而易见高尚和真实的道德原因而团结起来的时候,由此而产生的巨大精神力量会改变我们。在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人们团结一致打败了纳粹法西斯势力。为了应对他们所面临的巨大挑战,他们处在道德权威,拥有远见卓识,实施了马歇尔计划,建立了联合国,推动了更高程度的国际合作和互动。这些促成了欧洲的联合,促进了德国,日本和意大利和世界其他很多地区的民主与繁荣。其中一位富有远见卓识的领袖人物曾经说过:“现在是用天上的星光来为我们指引方向而不是像以前一样依靠过往的船舶。”

正如Cordell Hull的那一代人面对法西斯纳粹的威胁,而不畏凶险的努力奋斗,同样我们也应该以同样的勇气和决心来应对这场气候危机。在中国和日本使用的汉字中“危机”这个词有两个汉字来组成,一个是危险的意思,另一个则是机遇的意思。面对和解决这场气候危机的威胁,我们可以获得更大的道德权威和远见卓识来解决其他的人类长期面临却一直被拖延的危机与问题。我们必须认识到气候危机与人类贫困的蔓延,饥荒和艾滋病的肆虐等等其他灾难的连接。这些灾难和问题都是互相联系的,我们的解决方法也必须互相结合。我们必须将团结一致拯救全球环境作为人类社会的最高组织原则。

      但是这场全球合作的结果制约于两个国家: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国家的影响至关重要,但是又都做的远远不够。印度的重要性也是越来越凸显出来。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现在这两个全球最大的Co2排放国必须采取最勇敢的措施或者必将为他们的错误行为来站在历史的审判台上承担责任。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我的祖国:美国。

      这两个国家应该不再使用对方的行为,作为自己不作为的借口,来制造僵局,而应当为了全球环境下的共同生存而共同商议对策。

      我们有所需要的一切来开始行动,除了政治决心之外,但是政治决心是一种可以再生的资源,让我们振作起来,一同大声说:“我们怀着共同的目标,众志成城,为了共同的目标我们将振作起来团结奋斗。”



关 闭